即触犯滥伐林木罪

即触犯滥伐林木罪

2020-02-01 22:22

昨天,在中牟县中医院骨科病房,记者见到了张长久,他右手上缠着纱布,诊断证明显示,他的右手大拇指被打骨折。他说,打人凶手现在也没归案。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李士杰,他说,他的确在砍伐现场,但此次砍伐行为不是他组织的,他也不知道谁组织的。

记者问:“这次砍树,村里办没办砍伐证?”他说,村里办理过砍伐证。中牟县林业局退耕办主任刘学增却证实,这次被砍倒的170棵树并没有办理过砍伐证。

按照规定,滥伐林木10立方米以上,即触犯滥伐林木罪,但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事情过去一周,也没有任何人被追责,更没有人被刑拘。

两人说,4月12日上午,他们在巡视林场时,发现有人用铲车把通往林区的路给封了,在林区,有人拿着电锯在伐树,大孟镇纪委副书记李士杰也在砍伐现场。他们当即上前制止,并通知了中牟县林场北林区主任张长久,张长久上前对李士杰说这些树是防护林不能砍,并拿出手机欲对锯树的人进行拍照,就在这时,不知道谁喊了声:“把他的手机夺掉,打他。”话音刚落上来十多个人对张长久拳打脚踢。

昨天上午,大河报记者来到中牟县大孟镇耿氏屯村,在村北的一片沙岗上,只见飞沙不断被吹起,吹得人睁不开眼,刮进不远的麦田里。

“沙岗上被砍倒的树都是防护林,没有防护林呵护,真怕这一带以后会被风沙吞没呀!”国有中牟县林场北林区职工张国亮和李永周说,这些树林是豫东防护林带和黄河防风固沙林中的骨干林带。在没建林带之前,大孟镇北部很多地方风沙肆虐,根本无法种植庄稼,正是由于防护林防风固沙,才使这一带百姓不再受风沙祸害。

“这次砍树是我组织的,因为这些树是村里的树,并不是中牟县林场的。”耿氏屯村村主任林某说。但记者在中牟县政府编制的一份地图上看到,被砍伐的170棵树就在中牟林场北林区范围内。

当天上午10点多,中牟县森林公安局民警田红卫(音)和贾宏超(音)来到现场后,也没能阻挡住这些人继续砍树,最终,有170棵杨树和槐树被砍,被砍的树共有80多立方米。

在沙岗上,一排树桩裸露着,树桩直径有30多厘米,树桩周围就是细沙。沿着沙岗往北,记者看到被砍倒的大树有170多棵,以杨树居多,还有少量的槐树。

“你在现场,为什么不阻止砍伐行为呢?”对记者的提问,李士杰没有回答。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了参与耿氏屯村砍伐防护林的电锯手张某,他说,是大孟镇贺岗村王某给他出钱,让他去伐树的,一天100元钱,听王某说,是耿氏屯村领导让砍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