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记者盘点

据记者盘点

2020-01-30 02:16

而随着反腐、八项规定力度的加强,官员收礼也有了新对策:避免亲自收钱,由他人代为收礼。

另外2013年4月,鞍山市台安县工商局食品监督管理科科长魏代新在操办父亲丧事期间,指派他人通知监管对象,共收受44户监管对象食品业户礼金9900元。此后其受到党内严重警告、行政撤职处分。

而生日宴、满月酒、丧葬礼等“传统项目”,分别占据典型案例三至五位,分别为39例、23例、11例。

此外,中纪委曝光的各地典型案例中,村镇干部占到近4成。而省级、乡级干部占比较小,分别为3%、6%。

据《法制晚报》记者统计,八项规定中涉及违反精神的内容主要包括违规使用公车、公款吃喝、大操大办婚丧喜庆、公款旅游等。其中,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为5464起,占违反八项规定案件总数的6.62%,仅次于违规使用公车(18%)。

据统计,各地曝光的大操大办典型案例中,村镇干部违规行为占到了近4成。而除了红白事、升学宴等,为子女“起名”、“剃毛头”也成敛财名目。

2014年8月至9月,原山西省公安厅直属一局副局长韩晓光先后分3次邀请250余人,为其子举办婚宴。其中宴请其管理和服务对象78人,违规收受礼金31800元。

自八项规定精神实施以来,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大操大办婚丧喜庆,却一直屡禁不止。据中纪委网站最新周报,湖北竹山县工商局党委书记、局长刘继宏,在2013年乔迁新居时收受非亲戚礼金2.48万元。而在今年1月,又在其岳母治丧期间收受非亲礼金2.56万元,由正科级降为副科级非领导职务。

富蕴县库额尔齐斯镇武装部干部巴哈尔·阿布力孜为其两个女儿操办“戴耳环”礼,并宴请镇机关、社区部分干部群众,也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值得一提的是,延庆县永宁镇北关村党支部书记苏金全借由为其儿子举办婚礼,先后设宴101桌,收受礼金56万余元之多。在典型案例中,其设宴规模、礼金额度均为“之最”。此后,延庆县纪委给予苏金全党内警告处分。

值得一提的是,记者注意到这些大摆宴席的名目里,竟然还有“买车宴”“起名宴”“戴耳环”礼等私人理由。

2013年,时任朝阳区十八里店乡纪委书记刘太平为其儿子举办婚宴,共摆酒席48桌,费用共计人民币33万元。

河南省兰考县宋庄村村支书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前大操大办形成风气,谁家办酒席不够规模谁就没面子。但实际上心里也都很反感却又很难改变现状。因此,通过政府和村委出面发出倡议进行监督,村民们有了台阶下。久而久之,重建俭办风气,形成良性循环。(据人民日报客户端)

在这473起违规典型案例中,婚宴所占比例最高,通报案件数达到222起,比例高达45%。甚至有人多次摆宴,趁机敛财。

据记者统计,493起涉及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的典型事件中,有90起都公布了详细的礼金收入情况。其中,北京涉及金额最多,7起事件共涉109.58万元,平均每起收15.7万元礼金。

2013年8月,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运管所稽查大队副队长张春笙为其子操办“留头宴”(当地风俗,在孩子十二岁时举行),邀请亲属朋友,单位同事,出租汽车、公交车司机,汽车维修公司老板等300多人参加宴会,收取礼金10.01万元。

此外,记者统计发现,升学宴紧随其后,以14%占比排名第二。湖北仙桃市三新农电有限责任公司胡场三新农电站副站长代先仿在其儿子尚未收到高考录取通知书的情况下,操办其儿子“升学宴”25桌被警告处分,收缴清退其收受的礼金,扣发了其2个月绩效薪金。

据记者盘点,在违反八项规定的案件类型中,“大操大办婚丧喜庆”案发率稳居第二位。2013年9月以来,中纪委共通报了493起“大操大办婚丧喜庆事宜”的典型案例,其中,贵州、湖北最多,各有51起。

2014年6月4日,张掖市临泽县新华镇中心小学亢寨教学点负责人蒋立银,竟因自己新购买了一辆小轿车,操办了3桌酒席予以庆贺。参加宴请人员除其亲属外,还有新华镇中心小学11个教学点负责人及4名教师共15人。此后,县纪委给予蒋立银党内警告处分。

例如上文提到摆“买车宴”的张掖市临泽县新华镇中心小学亢寨教学点负责人蒋立银,由他人代收教学点负责人及教师礼金3000元。

去年9月3日,新疆和田县双语实验中学校长艾尔肯·阿不力孜在和田市某餐厅为其孙女操办起名宴,并收受礼金10900元。

去年6月,中纪委对判定“大操大办”划出6条红线:一看是否使用公款;二看是否使用公物,如公车等;三看是否使用公产,如免费使用礼堂等;四看来宾中有无管理和服务对象,是否收其礼金礼品,特别是有无借机敛财;五看来宾中有无使用公物;六看是否影响他人休息、破坏环境。

而此前本报记者也了解到,不少地区对村干部也有相关规定,例如嘉善县规定,村居干部办理红白事须向街道纪委和所在单位“双报告”,签订廉政承诺书。同时,操办情况还被列入村居干部年度述职述廉内容。

此外,在所有违反八项规定案件中,黑龙江、辽宁、吉林的数量也较多,分别为36起、35起和26起,均为案件数量前十名的省份。相比较,青海、广西、上海此类违规问题较少,各有1起。

今年3月,应县公安局原党委副书记闫国权甚至分3天,5批邀请412人次,为其女举办婚宴,收取27名非亲属人员礼金5400元。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违反大操大办案件在乡镇居多,这无疑是与农村风俗有关,这种不良习俗已经根深蒂固,不摆大桌请客就没有面子。目前各地陆续出台政策进一步勒紧操办宴席标准,在摆酒前打报告,公示出办桌数、人数是可行的。此外,限桌令、限客令等措施需要地方纪检推进,防止暗藏在“红白事”中的利益输送。

2013年11月,贾永光在任都兰县香日德镇副镇长兼派出所所长期间,为女儿举办三岁生日“剃毛头”仪式,接受管辖区域服务对象8000元礼金。都兰县纪委对贾永光进行诫勉谈话,并在全县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

据统计,违规人员多数被处以党内警告、党内严重警告、撤职、行政记过、通报批评等。其中,被给予党内警告、严重警告的人数最多,分别占到49%、31%,合计达到8成。